苟两心之不移,虽万里而如贯。又何必共衾帱以展欢,当河梁而长叹。

【苏/殊凰】如归(二)

两支羽箭间隔不过一瞬,接连飞入靶心,箭尾白羽颤动未止,已是一片欢呼迭起。
“如此小小年纪便能左右开弓射无虚发,不愧是林家的儿子!”
朱弓在手的少年得意一笑,抬眼瞟了瞟旁侧的另一个个头稍高一些的赤衣男孩,见他亦已搭弓起箭,于是眼中有别样光芒一闪而过,抽出箭筒中的最后一支,和他一同射了出去。
“小殊!你故意的吧!”赤衣少年看着自己的箭被旁侧射来的另一支击落,很是无可奈何。转眸瞧去,那人却也只是朝他吐吐舌头,嬉笑道:
“谁让上一次你跟景禹哥哥出去狩猎却不叫我,我们这次扯平了!”
“皇长兄也是觉得你年纪还小,怕你受伤。”他说着已是上前搭上了林殊的肩,还拍了几拍,好像真的怕他受了委屈。
“我马上就十三岁了,明年父帅就准备带我上战场了!再说,景琰你也就比我大两岁而已嘛!”林殊不服气道。
“是是是,知道你最厉害了!”萧景琰笑着摇了摇头,也完全忘了自己箭矢被射落的事,却另道:“云南穆王府的郡主今日进金陵,皇长兄让我去迎,你可要一起?”
林殊擦着自己的弓,漫不经心道:“金陵的这些郡主还不够我应付的,怎么又来一个。你知道的,我最不喜欢和女孩子呆在一起了,我可不去。”
萧景琰哧哧一笑,道:“你现在可以这样成天避着她们,以后可怎么办?说不定哪天父皇就把哪个郡主指给你了。对了,前几日我还听母妃说,皇后娘娘觉得你与那程王叔家的凌晖郡主很配呢。”
林殊听了却是直摇头,道:“你还是饶了我吧,这些京城贵女,和她们呆一整天也找不到半句话可说,倒不如与你城外驰马来得爽快。”说到这里,他神色一亮,眼珠一转似又有了主意,笑着对萧景琰道:“待你今日交了差,我们去玄武湖捉鱼吧!完了顺道去栖霞山桃花涧赏赏桃花,栖霞寺了然师父做的素斋,我也是想了很久了!”
萧景琰一拳捶在他的肩上,道:“你呀,天天就想着怎么变着法地耍,可又偏偏课业和武学都不耽误,真是让人拿你没办法。”
林殊嘿嘿笑了两声,将弓与箭都收好,便跨上了自己的那匹名唤凌朔的马,提缰道:“我先去腾阳轩等着你,记得快点过来啊。”
不等萧景琰应一声,他就风风火火地去了。萧景琰知道他这是又要去听秦先生说书了,今日讲的应该是定军山最精彩的一场,只可惜自己只能错过了。他看了看时辰,准备回府换装去接人,而一个疑惑却在这时转上了心头。
那穆王府的小郡主,叫什么来着?

只要有秦先生的说书场,腾阳轩就一向是座无虚席。林殊踩着大步走进去的时候,说书早已开始,也再难找到什么空位了。不过,幸好他早前已预定好。店中的伙计见来的是常客,连忙脸上堆笑迎了上去,道:“林公子可还是向往常一样饮武夷茶?”
林殊点了点头,几步走到了自己与景琰惯常坐的座位边。只是今次那席上已坐了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只见他一身荼白短打,头发并不十分齐整地束在脑后,白皙的小脸两侧微微透着红,墨色的瞳仁里敛着微光,正聚精会神地听着故事。
引林殊过来的伙计面色有些尴尬,忙道:“今日店中甚忙,没注意到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占了林公子的位置,我这就去与他说。”
“不必了。”林殊拦住他,饶有兴味地打量着眼前的孩子,唇边竟是漾起一个笑,道:“左右我朋友今日来不了,有这小兄弟相陪,也算不寂寞了。”
说着,他便极自然地坐到了那孩子的对面。武夷茶在这时也上了桌,林殊给自己斟了一杯,又给对面的人斟了一杯。只是那人太过专注,竟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多了一个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饶是平日盛气极凌人的林家小殊,在放下茶壶的时候手也略略有些僵。他轻咳了一声,想着要不还是主动寒暄几句引起他的注意,才让他们二人同席同的不是那么莫名其妙。正欲开口,面前的人突然撇了嘴角,面色上红色渐甚,刚刚还在发着光的眼睛此刻却是盈盈落下了两串泪珠,止也止不住似的,打湿了衣裳的前襟,也搞花了自己的小脸。
林殊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还在愣神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那人已由单纯落泪发展成了放声啜泣,引来了旁边不少关注的目光。他伸着袖子胡乱擦着脸上的泪,把小脸搞得越发乱七八糟,却还是止不住哭声。林殊觉得在他转变为号啕大哭之前自己该做点什么,于是伸过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说,小兄弟啊……”
小兄弟从仍糊在脸上的衣袖中露出水汪汪的眸子,终于把目光定在了林殊身上。他眨了眨眼,抽了抽鼻子,好像在尽全力让自己恢复到正常的状态。林殊托腮瞧着他明明忍不住还偏要忍,小巧的鼻尖红得像萝卜的模样,不禁有些想笑,一时竟也忘了去揣测他究竟为何失态。那厢的小兄弟终于把气息整顺,却也还是抽噎着,瞬也不瞬地看着林殊,认认真真问道:
“这位哥哥,你说,若是最终宇郎没有回来,那浣娘岂不是太悲惨了么?”
虽因哭腔带着些哑音,但灵动清脆非常。林殊又观察了一下对方那即便沾满泪痕但仍不掩清秀的小脸,搓着手指想,这位,怕不是个姑娘?
竟是完全忽略了去琢磨宇郎和浣娘是什么情况了。
而那小兄弟,或者是小姑娘,也不管他答不答话,只自顾自说道:“为何女子只能空守闺阁,痴痴等候,将终身幸福都寄托于那无常的未来。即便痴意都化作了那江边千年屹立的望夫石,不也是与爱人天涯两隔么?”
这番论调倒是奇特,林殊这才反应过来,今日秦先生讲的不是定军山,而是莫思归,前朝将军郑宇和妻子浣娘三聚三分,最终郑宇战死疆场,浣娘等不来归人,怀远相思之情化作江边望夫石的故事。他第一次知道这个话本,还是在六岁那年随母亲在宫宴上听戏,那戏台上咿咿呀呀唱的,正是这莫思归。他对这出戏并没有多大兴趣,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自己那向来冷定自持的母亲,竟也是在戏的末尾落了泪,倒让他好一通费解了。
眼前这小姑娘的情绪已基本平静,她端起面前林殊给她倒的茶水呷了几口润了润喉咙,又一本正经地点评道:“我若是浣娘,定会追随宇郎到那战场,生不能相守,至少死,也能死在一处。”
林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姑娘以为他在嘲笑自己,面色上有些不悦,嘟着嘴给了他一个白眼。林殊连忙收了笑,也一本正经地对她道:“姑娘真是好胆识,只是你可知道,这世上的事,不是每一件都能遂人心意的。死是容易,难的是活着。”
见小姑娘有些不明白的样子,林殊继续道:“人在世上牵绊太多,即便是为了心爱之人不顾一切的随心所欲,有时也只不过是奢望。但是好在,不只有生死相随才算是厮守。他们的情意,在浣娘痴意化作望夫石的那一刻就已经生生世世的永恒了。这样想,你可会好受些?”
小姑娘转着手指,认真思考了一会,终于露出了笑意。她站起身来,笑盈盈地对林殊抱拳行了一礼,道:“霓凰多谢兄台指点。还未请教兄台大名?”
“林殊。”他也起身回了一礼,心中却是已把这个小姑娘的名字默默过了好几遍。虽然刚刚在生人面前失过态,但这个叫霓凰的姑娘神色没有一丝扭捏和赧然,反而从内到外的愈发疏阔开朗了。林殊打量着她,突然鬼使神差地,又加了一句非常不符合他行事风格又有些不合礼节的话:
“不然你以后,还是叫我哥哥吧。”

* 初见时,她与他说的第一句话,就道出了他们今生的结局。
评论(2)
热度(97)

© 汐· 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