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两心之不移,虽万里而如贯。又何必共衾帱以展欢,当河梁而长叹。

【琅琊榜脑洞】凰兮从我栖(一)

这是一个,若梅岭之战役能晚三年,在殊凰成亲之后的短小脑洞。
我就是私心想让他们一开始就在一起啊怎样😌
与正文无关,就是懒得再开一个系列,所以放到番外。
可能会续更。







拓跋凌蹙着眉,瞧着眼前这个立在区区不足五百兵马前,银甲披身,英姿不凡的主帅。她手提一杆长枪,胯下是一匹并不比她矮多少的黑色雄马,眉眼间凛着寒光,凌厉眸色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竟让他觉得身上发寒。
他本是趁赤焰军主力在雍州与大渝皇属军交战,独率三千兵马来奇袭这隋城,他们与地方军鏖战三天,大大伤了这隋城驻守的元气,隋城太守赵知谓更是被他斩于马下,眼看这隋城就要被他攻下,可三天前本已毫无反击之力的隋城军却好像忽然换了主帅,领着他们死守三天,御敌之强劲势头竟让他怀疑是不是大梁的援军到了,不得不暂缓了攻势。直至今日,他才看清这主帅的模样,纵然英气逼人,一举一动皆是杀伐果决的派头,可那俊秀的姿容,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不过双十年华的女子。
竟然是个女子。
拓跋凌虽不是大渝战功最盛的将军,但也驰骋沙场十余载,如今竟被一小女子带领的军队拖住了整整三天,不免心中不忿。他扫了一眼女子身后的人马,在心中默默算了一下自己剩下的两千人把他们全部干掉的时间,嗤笑一声,道:“趁着在下现在还有那么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劝姑娘还是赶紧进城躲着,我们大渝的军人,是向来不在战场上杀女人的。”
那女子只是一笑,本是巾帼气魄,却偏偏生出几分女子的妩媚。速来听说中原女子窈窕多姿,拓跋凌今日,却是见到了一种不一样的风情,于是一向不怎么爱在女人身上花心思的她,也不免多看了两眼。
见那女子丝毫没有退却之意,拓跋凌眯了眯眼,又道:“恕在下直言,若一会交战,姑娘身后的这些人,怕是护不住姑娘的。”
那女子扯着缰绳,胯下的马向前行了几步。她微扬着下巴,竟好似是天生的桀骜模样,笑道:“若想让我身后的弟兄出手,怕是将军,先得过了我这一关。”
她说着,便跃马前行,单手挥着长枪,倒也耍得极其漂亮。拓跋凌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朗声一笑,呵退身后众人,跨马迎了上去。二人二骑在各自军前过招,拓跋凌本想以守为主,可那女子的一招一式极其凌厉,饶是他征战多年,也有些经受不住。二十招过后,他不得不拔出随身的长刀,拼劲全力与她交手。
又五十招过去,女子渐渐有些体力不支,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些,眼看她就要败下阵来,拓跋凌唇边勾着笑,也放松了戒备,本想一个反手将其压制,也不打算杀了她,只想着擒回去收入自己府中。可不成想就在他走神之际,女子长枪一挥,一下便击中了他不经意暴露出来的要害,虽不是致命,但也让他狠狠地受了一挫。
他眼神突变,双眸嗜血,显然是已起了杀意。他一手捂着伤处,另一手缓缓抬起,他身后的弓箭手会意,眼看就要搭弓起箭。可就在这时,从女子身后倒是先飞来一支利箭,不偏不倚,正中拓跋凌胸口。
拓跋凌倒下之前,看到那城楼之上,站着一位还握着那丹红大弓的赤甲少年,竟是如火焰一般明亮。
“援军到了,是援军到了!”隋城守军大喊着,士气顿时大增,挥着武器就朝刚刚失去了主将的大渝军队涌了过去。女子因刚刚交战的疲惫而大口喘着气,却也是兴奋不已,提上长枪便要与弟兄们一同向前拼杀,可一声怒喝却在这时从城楼上传来,连隋城军都被吓得顿了顿脚步:
“穆霓凰!你给我过来!”

“启禀少帅,拓跋凌麾下副将五人,绞杀二人,俘虏三人,副将以下兵士绞杀五百六十八人,俘虏一千四百二十人,缴获粮食五十石,马匹八百匹。隋城守军阵亡八十人,赤羽营阵亡一百三十六人,轻重伤者均已安置。”太守府内,赤羽营副将卫峥在向主将林殊汇报着战情,后者一席戎装未卸,右手拇指不经意地摩擦着腰间佩剑的剑柄,虽仍然年少,但俨然一派大将风姿,气场震得连一旁刚刚继任太守的沈清都不敢发一言。
这位年轻的赤羽营主将、赤焰军少帅在刚刚来到隋城时就挂着好似乌云密布的脸色,即便现在打了胜仗,也未改变分毫。
“知道了,下去吧 。”林殊良久才吐出这么几个字,卫峥却是身形未动,犹豫了片刻,方道:“现在凡是有头面的隋城人都聚集在府外,说是要来感谢……”
林殊未等他把话说完,便挥了挥手,道:“守卫隋城本就是我赤焰军之责,让他们不必麻烦了。”
“他们……他们是”卫峥低着头,声音竟是小了下去:“他们是来感谢少夫人这些天来的护城之功的。”
沈清瞪大了眼睛,不禁望向林殊旁边站着的穆霓凰,只见她闻言扬起了唇,眉眼间不乏得意之色,却在撞上林殊严厉的眼神之后瞬间敛了起来,抿了抿嘴角又眨了眨眼,倒现出几分女子的乖巧。
原来这位领兵守城,力挽狂澜的奇女子,竟是赤焰少帅的妻子,霓凰郡主。沈清在心中叹了一声,忙行礼道:“下官竟不知是霓凰郡主,下官代隋城百姓,谢郡主救城之恩!”
“沈大人快快请起!”霓凰连忙扶起沈清,又道:“其实我……我也就是运气好,嘿嘿!”
一旁林殊的脸色仍是阴沉,沈清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见状忙又朝他作揖道:“下官也谢过林将军!若不是将军的赤羽营及时赶到,隋城怕也是不保。”
“沈大人客气了,这战后重建安抚怕是有一堆事等着大人处理,林殊就先失陪了。”林殊说着便大步走出了主堂,霓凰一路小跑着跟过去,却也是半天才追上他。
“林……林殊哥哥”霓凰总算挡在了他身前,已然是有些气喘吁吁,道:“你,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林殊双手抱在胸前,整暇以待地看着霓凰,道:“我倒不知,郡主如此好的胆识。偷偷跟着赤焰军北上不说,竟然也敢带兵守城了,带兵守城不说,竟也敢只身与那拓跋凌单挑了。你可知,那拓跋凌虽不比拓跋昊,却也是大渝出了名的将军,他今日看你是女子才让了你许多招,可即便如此,若是我晚出现一步,你也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我知道今日是冒险了些……”霓凰双手绞着衣角,小声嗫喏着,她好似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林殊,道:“可是,你不是时常告诉我,死国者乃忠义之大吗?若是能护得这隋城百姓,霓凰自以为,应不惧这一死的。”
林殊半晌无言,眸中有说不出的情绪,最终却也只把霓凰揽入怀中,铁甲冰凉,却抵不过二人赤诚之心的火热,他轻抚着霓凰并未像往常一样挽在脑后,而是玉冠束起的乌发,道:“傻丫头,我林殊自诩往来不败,决胜千里,只是不想自己还未战死,我的妻子却先一步为国捐躯了。你说的都没错,是我太自私了,自私到只要想到可能失去你,就什么家国大义都顾不得了。”
霓凰在他的怀中蹭了蹭,柔声道:“林殊哥哥,只要有你在,霓凰就不会有事的,对么?”
“是的,只要我在,就会永远保护你。”林殊顿了顿,欲言又止道:“只是……”
怀中的女子探出头,微笑着瞧着他,道:“只是什么?”
他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没什么。”
只是,若有一天我真的战死沙场,你该怎么办呢?

评论(21)
热度(120)

© 汐· 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