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两心之不移,虽万里而如贯。又何必共衾帱以展欢,当河梁而长叹。

【琅琊榜现代AU】棠棣浮沉录(一)

   我终于找到敏感词了!太不容易了!

   文字版请大家安心食用!

   琅琊榜现代au, 保留皇室背景。

   主推理。

 

 

时间从冬令时转到夏令时的那个时节,恰巧是M国棠棣市的樱花开的最盛的时候。帝国大学的曙樱更是众樱之最,满树灿烂如卧云簇簇,又如彩裳飘逸,风吹花雨落,似一场如梦如幻的虚境,可那花香与淡淡粉红的视感又如此真实,只一眼,便可沉入其中。

 

她静坐在花树下,清酒入口,已是微醺之态。明明是笑着的模样,可是滚在眼角旁的泪珠,却是让人看的分明。

 

手中的酒瓶被人夺去,她有些不满地抬头望了望,眼前的男人紧紧锁着眉头,矮身往她身旁一坐,却也是抬手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你这幅样子要是被有心人看了去,估计明天报纸头条就有的写了。”

 

“有王子殿下陪我,我又有什么所谓的呢。”她言语中不甚在意,侧身倚上了樱树树干,朦朦胧胧似将要入睡。

   

“这么多年了,这曙樱倒是越开越盛……”他端得沉静架势,语气中却是带着哽咽,似是有往事入心,难掩伤怀:“他看到了,也定是会喜欢的吧……”

    

“或许吧……”三个字从她口中轻声吐出,后面还接着想要再说些什么,却皆数咽回了肚中。

   

二人席地而坐,中间所隔,刚刚好是可容纳另一个人的位置。

   

 曙樱思殊。

   

不言而喻的默契,一如当年。

   

而此时的棠棣市市郊,从国际机场方向开来的一辆银灰色奥迪正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

 

驾驶座上的女人穿着简单白色T恤搭撞色牛仔短裤,茶色的卷发搭在肩头,一副特大号的墨镜加头上的贝雷帽遮住了大半的容颜。极其路人且带有遮蔽性的装扮却掩盖不了她的迷人气质,若是此刻有狗仔队跟随,定能认出她就是如今M国当红的一线女歌手——带有一半英国血统的混血美女宫羽·英德勒。

 

如她的名字一般,宫羽本人也是极具东西方结合的特色,将东方女人的温婉气质和西方女人的骨相美融于一身的她甫一出道便拥有了大批拥趸,再加上她的唱功实力,不到三年便跻身于一线,用炙手可热形容绝不为过。

 

可是只要一出现便万人空巷的大明星此刻却好像丝毫没有吸引到身旁男人的半分注意力,一身驼色风衣裹身的他手撑着额角,双眸微眯似在假寐。开着车的宫羽几次投目光过去,都未见他改变姿势。

 

“格兰场那边,我们的人已经进去了。童路是这一届的精英,我想他应该没有问题。”她小心翼翼地点开了话题,身旁的人轻轻“嗯”了一声,便再未多言。


“你飞机坐了太久,不如我还是先带你去找蔺晨……”


“不必。”他沉声启口,声音中透着坚决:“按我说的来。”


 宫羽深深吸了一口气,精致的面庞上似加了几丝苦笑,但仍是清晰道:


“是,President.”

 

车子开入帝国大学城时,天色已经完全敞亮了。


副驾驶座位上的男人从小憩中醒来,睁眼便看到晨曦映衬下如粉云般朵朵团簇的大片曙樱。


他眉心渐锁,却仍是正视着前方道:“不是告诉你,在两条街外的红方区将我放下就可以么?”


“红方区离大学太远,你一路颠簸劳累,我担心你的身体……”她想要辩解,语气却渐渐弱了下去。她知道今日接到指令前去接机的人本不该是她,可她偏偏执拗地去了,他心情不悦是肯定的了,只是不知,自己的一番苦心能否传达……


“可是你这样,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他语气坚决,理智的不存一丝感情:“你现在身份太过扎眼,能避免在公共场合出现就尽量避免。过去这个路口,到前面那个教学楼前把我放下就赶快回去,这样的事情,不要有下次了。”


 “好……”宫羽的声音弱不可闻,踩油门的脚却加了力道。她抿着双唇,只觉心中委屈到了极点,揣着心事,神思也不免有些恍惚。就在这时,手中的方向盘突然被旁边人猛地制住,宫羽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车已停下。她定睛望去,只见车前方赫然陈着一具刚刚坠楼而下的女尸,鲜血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裙,似一朵盛绽的血蔷薇。


“车里呆着不要出去。”身旁人说话的同时已甩了车门,冲着尸体而去。

 

离帝国大学不远的瑛瑞行宫外,一辆S级金色迈巴赫停在巴洛特风格的铁艺大门前,频繁地响着喇叭。


“哎呀!穆青同学!你怎么这么烦呀!”从行宫内走出来的少女一身深蓝学生制服,匆匆忙忙地进了车,身后还跟着一路小跑赶过来的女侍者:


“殿下您的书包忘带了呀……”


坐在驾驶位上的穆青毫无顾忌地弹了一下女孩的脑门儿,揶揄道:“我说您还真不愧是公主啊,出门上个课能收拾一个多小时,感情那么多人都伺候不过来您一个……”


“怪我咯,谁让昨天改夏令时,平白无故少了一个小时,我觉还没睡够呢!”景宁公主打着哈欠,一脸随意毫无架势:“不过穆大少你今天怎么把你姐姐的车开过来了?”


 穆青发动了车子,状似无意道:“您第一天上学,不让皇家卫队护送,偏偏点了小的,小的当然不能拉低了您的公主气势。”


“切,那你还一个劲儿按喇叭催我。”景宁翻了个白眼,随即又道:“今天开学,霓凰姐姐应该会去开学典礼上发言吧,我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她了。她和我哥一样,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别说你了,我从夏威夷度假回来也是整天看不见她,没办法,谁让人家日理万机。”


“是啊,谁像你天天游手好闲的……”


“哎呀,小景宁,说话可不能昧着良心,从小到大我哪次玩没带你。”


“你和豫津哥哥去夏威夷就没带我!”小公主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穆青见状忙低顺了眉眼,哄道:“你们皇家人出个国太麻烦,跟那些个保镖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去打仗……你也别不开心,下次哥哥带你去陵山看桃花!”


 “我才不和你去呢!这个学期我要开始好好学习了。你知道吗?我们音乐系来了一个新老师,据说是殿堂级的小提琴大师,人长得也超帅的!”


 “切,不过一个大叔而已,有什么呀……”穆青一脸不以为然。


“什么大叔,人家可才不到三十岁呢!而且他在音乐系只是客职,教授职位是挂在你们心理系那里,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穆青偏头想了想,突然顿悟道:“哦,我知道了,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刚刚从英国牛津大学回来的,被帝国大学高调聘回的那个,叫……叫什么来着?”


“苏哲。”小公主笑意盈盈,在晨光下极为灿烂。


“这个女孩叫简洁梦,于今日凌晨从教学楼b部坠楼身亡,当时并无目击者。”


“嗯,好。我带人去楼上查一查线索,豫津你再去问问报案人案发时的具体事宜。”格兰场刑侦部探长萧景睿便衣在身却不失气场,现场基本细节探查完毕后便要带人上楼。言豫津整理着笔录,完事后抬头寻摸了半晌,方在二百米外看见了正蹲在地上研究什么东西的报案人。


“苏先生!”他朝那人喊去,可他好像并未听见,于是他只能小跑过去,问道:“我们警察还有一些例行问询,还希望苏先生配合一下。”


 苏哲站起身,拂了拂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微微点了点头:“言探长请便。”


“别那么客气,叫我小言就行,我还没升探长呢。”言豫津嘿嘿笑着,倒是及其自来熟:“苏先生就大体说一下发现尸体时的情况?”

  

 一直沉着面孔的苏哲见他如此面上也不免浮上了笑,温声道:“我是帝国大学心理系的新任老师,今天被朋友送来上班,刚到这座楼前便看见了尸体。那个时候是六点四十分左右,尸体身上的血还未凝固,应该是刚刚坠楼不久。”


“不知可否请您的朋友也下车一谈?”言豫津不禁开始向那辆银色奥迪张望。苏哲微垂着眼眸,不慌不忙道:“若是您不想让周围的骚动再大一些的话,最好还是不要了。”

   

言豫津扫了一眼警戒线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有些不明所以,不禁再看向车内,突然张大嘴巴道:“那不会是……宫……”

   

苏哲点了点头,言豫津兴奋得不得了,笑道:“那成,等回了局里我单独和她谈,嘻嘻!”他随即拍了拍苏哲的肩膀,颇有些套近乎的意味:“这里就先交给我们警察,苏老师您和朋友可以先回去,回头有需要我会再联系你们!”说着,他便三步并一步地朝同事们跑去了。

   

苏哲看着他风风火火的背影,不禁摇头微笑,转身便想去车边交代宫羽马上离开这里。正在这时,言豫津响亮的一声呼喊传到他的耳边:

   

“哟!霓凰姐姐你也在啊!”

      

苏哲顿住了脚步。

   

“我本是打算参加新生开学典礼的,听说这里发生了命案,就过来了。”她身着Armani 双面花瑶休闲西装并黑色阔腿裤,衬得身材修长有致,长发高束利落干练,颈间配着Tiffany Two 水平吊坠,又凭添几分女子柔情。

     

穆霓凰穿过警戒线,走到言豫津边听他简单陈述着案情。说到第一发现人的时候,二人的目光都往苏哲这边投射过来。

     

而他却始终只如一尊雕塑般站在那里,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中,既不回头,也不向前。

     

苏哲听到身后有高跟鞋哒哒撞击地面的声音,他知道那是穆霓凰正在向他走过来。

   

 只有三十秒的时间,又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穆霓凰站到了他的眼前,唇边漾着标致的礼貌微笑,眼波盈盈,却暗含审视。

    

她身后的曙樱若雪纷飞,连带着她的人一起,入了他朝思暮想的画卷。

    

她向他伸出了手:

   

“你好,苏教授,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穆霓凰,是皇家律师协会的……”

     

穆霓凰止住了话,只因手上突如其来的冰凉触感,竟是已被眼前这人紧紧握住。

    

 这样的握手,或许奇怪了些?

     

这个从未谋面的男人,眸中现出她看不太懂的情绪,状似波澜不惊,又好似有滚滚波涛在那片深褐色下汹涌流动,强大到让她心中有些无来由的慌乱。

    

在她正要不顾礼节抽手回来之时,苏哲起了口,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润无波:

    

“穆会长,久仰。”

     

   

 

    

    


评论(9)
热度(66)

© 汐· 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