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两心之不移,虽万里而如贯。又何必共衾帱以展欢,当河梁而长叹。

如梦令小番外之六月紫



林殊回到金陵的时候,女孩已经又长大一些了。

 

那六月紫的葡萄架是去年刚刚在林府搭起来的,为选采光好的地,硬是将那株和林殊一起长大,已长到了十几米高的松树移去了靖王府。不过对于林殊来说,为了哄女孩开心,即便将这整个林府拆了为葡萄架腾地儿他也是舍得的。不为别的,就为女孩最爱吃这种酸酸甜甜的水果,尤其是特制的一款葡萄奶酥。眼下已到六月的末尾,藤上的葡萄已完全成熟,一串一串像晶莹剔透的紫宝石一般垂落着,乍一看就令人垂涎欲滴。

 

女孩就站在葡萄架下,酡颜色的百褶如意月裙上绣着含苞未绽的水芙蓉,一朵一朵伏在渌波水纹上,显得尤为俏丽。此刻她正咬着手指,颇费力地抬着头痴痴望着架上的葡萄,涎水几乎就要顺着嘴角流下。最终还是忍不住,伸着小胳膊,蹦跳着想去摘下一串来解馋。奈何身量实在太矮,即便跳得再猛,也连葡萄的毛都碰不到。可她偏偏不死心,卯足了劲儿发力,一刻也不停歇地跳着,直到双髻上的桃红色的发带都跳得松散,别在鬓边的玉簪花也掉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女孩明显有些力竭,半蹲着身子大口喘着气,小脸绯红,极像是沁上了红蕖的鲜艳,可一双眼睛仍是死死盯紧了葡萄,仿佛要用目光把它们给摘下来一般。

 

林殊就站在不远处,注视了女孩好一会儿,嘴角挽起了一抹温和的弧度,笑意漾入眼底,绽出了如拥着花骨朵儿的煦暖春风一般的缱绻温柔。

 

映现在脑海中的,是很多很多年前,另一个女孩初学轻功时的执拗模样,那也是一个夏花绚烂的朗朗晴日,那个女孩,也有相似的眉眼。

 

像,真的是太像了。

 

整颗心仿佛坠入了云层之中,被细腻的柔软严丝合缝包了个结实,所有锋利的棱角都消匿得无影无踪。林殊走到女孩身后,双手牢牢把着她的腋下将她提了起来,同时也细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阿菡,你在做什么?”

 

女孩听到熟悉的声音,惊喜地回过了头,看到林殊的脸后,大眼睛中立马蓄满了泪花,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娘亲……娘亲罚我在葡萄架下站一个时辰……我想吃葡萄……够不到……”

 

女孩的声音甜嫩软糯,像刚刚出谷的黄鹂,从第一个音节开始就已经将林殊完全俘获,他拍着女孩的背轻哄着,问道:“娘亲为什么罚你?”

 

女孩吸了吸鼻子,楚楚可怜地望着林殊,有些心虚地说道:“因为我……我弄坏了爹爹的琴弦。”

 

林殊微微一笑,仿佛是毫不在意的模样,只轻轻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子,道:“那……爹爹帮阿菡向娘亲求情吧!”

 

他一手抱着女孩,另一手轻轻上举,摘下了一串葡萄塞到了女孩怀里。女孩破涕为笑,眸底翻涌出天真的喜悦,被父亲抱着进了内室。

 

也许,娘亲只要看到爹爹回来,就什么气都没有了吧。



丢下一千字番外就跑的我……本文剩下的内容会在码完后发邮箱……


一个小提醒,《绮年如梦》尚有余本,欲购从速。(林小姐诞生记在这里头)


没有支付宝,不方便淘宝购买,以上都请私信我。


评论(18)
热度(63)

© 汐· 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