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两心之不移,虽万里而如贯。又何必共衾帱以展欢,当河梁而长叹。

【苏凰】桃夭·壹



*这是一个巨狗血巨欧欧西的穿越梗,是和朋友聊天的过程中突然想到的。


*没错,这不是短篇了!这是一个坑!!!


*我会填完么?perhaps 








一、




萧景琰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大半夜被穆王府来的人叫起。




来的人是穆霓凰的心腹老魏,一向老成持重的他此刻却是阴云满面,看上去似是很是为难,而话语中又不乏焦急:“殿下,穆小王爷请您,去看看我们郡主。”




一听事关霓凰,萧景琰二话不说就换好衣服,随老魏匆匆赶到了穆王府。穆青正在府中急得团团转地乱走,一看到萧景琰,立马就上前拽住了他的胳膊:




“靖王殿下,你可一定得救救我姐姐啊。”




萧景琰蹙起了眉头:“郡主怎么了?”




穆青拉着他一边往霓凰的房间走,一边匆忙的跟他解释着,面上的表情显示着他对发生的一切仍是不能相信:




“你知道么,今日早些时候我去找她商量事,没想到她看着我一脸茫然,开口居然问我:‘大哥哥,你是谁?’……”




二、




穆霓凰现在正抱膝坐在床上,红肿的眼睛显示出她刚刚才大哭过一场,甚至力气都快用竭,只能小声抽噎着。她的这幅模样,萧景琰显然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过,他站在门边看着她,眸色中染上了几分狐疑。




穆霓凰听到声响朝他望去,双眼突然一亮,鞋也未趿赤着脚就跳下了床,小跑着上前搂住了萧景琰的脖子:




“水牛哥哥!”




这脆声的一唤让萧景琰心头一颤,这个熟悉的称呼早就已经模糊在了岁月里,可是南境女帅当下却是叫的毫无犹疑。




他其实从未与她如此亲近过,即便是在儿时男女无须避嫌的时候,这个小姑娘也是被小殊牢牢护着,多瞧一会儿都会吃他一记眼刀。所以萧景琰有一些手足无措,只能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又开始啜泣的姑娘的肩膀,柔声安慰道:“郡主……”




他想了想,又换了个称呼:“霓凰,穆青都跟我说了。”




霓凰从他怀中探出头,垂着双眸不言语,萧景琰瞧了她一会儿,小心翼翼问道:“你似乎,记不起来事了?”




霓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只不过,是跟林殊哥哥一起,在桃花树下睡了一觉……可醒来之后,他就不见了。”




“不仅他不见了,青儿也变成了大人,父王也没了,我自己……自己也换了个模样……”




她抬眸望着萧景琰,似是亟欲想在困惑中寻求一个答案:“水牛哥哥,现在只有你是霓凰熟悉的,你告诉霓凰,这一切都是梦是么?”




萧景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不,这不是梦,你现在是真真实实地活在元祐六年三月初四。”看着姑娘茫然的样子,他又问道:“你可记得睡着之前,是什么日子?”




霓凰咬了咬唇,声音弱不可闻:




“承平十二年,三月初四。”




萧景琰心里一恸。




那是太皇太后赐婚于她与林殊的日子。




那一年,她只有十五岁。




三、




十五岁的霓凰仍是个娇俏的女儿家,她没有上过战场,没有染过鲜血,也没有肩挑过任何重担。




当今陛下膝下少公主,那时的她,是穆王爷甚至于整个萧梁皇室的掌上明珠,跳脱明媚如一只漫天霓霞中飞舞的彩凤,任谁看了都不免动一动心,只不过那些粉红泡泡,最终都会被林少帅手中的利剑斩成渣渣。




对了,那时的她,也从来没有失去过林殊。




萧景琰不禁又望了望她的眼睛,那样纯澈通透纤尘不染的眸色,也就只有十五岁时的她才能有了。




毕竟后来发生的事,都是些常人难以承受的苦痛。




穆青已经把现在的境况跟她大略讲了一讲,过大的信息量让小姑娘很是惶恐,为了自己逝去的父王哭了一阵后,她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另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上。




“水牛哥哥,林殊哥哥他……真的回不来了么?”




萧景琰一叹,摸了摸她的头发,安慰道:“这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这些年你一直都很坚强,我相信在以后,你也会一样的坚强。”




霓凰把头埋到了自己的臂弯里,肩膀微微颤抖着。




已经见她哭了整整一天的穆青显然忍受不了了,他慌忙凑上去,道:




“姐姐,你就别再想那个回不来的人了,你现在有新的未婚夫,是江左盟的宗主,琅琊公子榜上的首名,陛下昨天才给你们赐了婚,那时你别提有多高兴了……”




霓凰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望着穆青道:“你是说,我就要嫁给别人了?”




看她这样对小殊念念不忘,萧景琰心中也是痛惜不已,但既然现在霓凰与梅长苏婚期将近,他也只能劝道:




“苏先生他虽然不会武功,身体也不好,各方面都比不得小殊………”话说到一半,穆青不断对他使眼色,于是立马话锋一转:“但他毕竟是你自己的选择,我相信,在你心里,苏先生一定是有不容替代的过人之处的。”




然而这番劝慰,对正在和林殊热恋且刚刚才定下婚约的穆霓凰却并没有什么作用,她突然站起了身子,把穆青和萧景琰都吓了一跳。小丫头仍是湿润的眸间似是燃着两团火,出语铿锵坚定,竟有些像是视死如归:




“我管他什么宗主榜首的!只要不是林殊哥哥,我宁死不嫁!”


TBC.


下一章小郡主表示要去会一会梅长苏究竟是一个什么货色。

评论(35)
热度(112)

© 汐· 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