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两心之不移,虽万里而如贯。又何必共衾帱以展欢,当河梁而长叹。

【苏凰】桃夭·10.5(福利特别篇)


*车!!!都要开车!!!节操到哪里去了!!!!所以我是因为你们要看才写的么?才不是!我是因为自己想看才写的。

*本系列OOC非常严重,我也就不想在每篇文章开头强调了,总而言之是为了满足作者的邪恶好奇心,该取关的赶紧取关就好。




仲春的夜空明朗澄澈,如一块上好的墨玉,点缀着几颗明珠般的星子。廊前悬挂的长灯映着朗月,也不知究竟哪一个更亮一些。

 

带着微微湿意的夜风拂窗而过,吹得案上笔挂之上悬着的大小毛笔微微晃动,穆霓凰来到窗前阖上了窗扇,一屋的暖意被牢牢护起,渐渐开始蒸腾聚集,她回眸一望,熹微烛火闪烁间临台执笔之人微垂的眉眼清晰可见,文静中凝了万分的专注,端的是轻易难见的无双绝色。

 

她深吸了一口气,踮着脚慢慢靠近,鸡血冻石镇纸下压着的两尺见方的宣纸上一幅清嘉山水正款款现出轮廓,梅长苏手中的朱色细笔正在描摹着近处一只白鹤前额上的羽毛,细细看去,竟是毫厘可见。她饶有兴致地欣赏了一会儿,而后不由自主地向上移了目光,男人专心致志的清雅俊颜深深印在眸底,像是刻在了那里,只一眼就再也移不动了。

 

霓凰殷切的注视丝毫没有让梅长苏受到干扰,甚至还能精细地点绘出白鹤的眼睛,只是他笔下小家伙的瞳仁似是转了个方向。

 

“这样盯着瞧,恐怕是太爱了吧。”他冷不丁地冒出这句话,让穆霓凰吓了一跳,随即恍然,一朵红晕“噌”地爬上颊边,结结巴巴道:“我我我……就是……来看看你画的啥。”

 

梅长苏宛然一笑,道:“我说的又不是你。你说来看我的画,可看出些什么?”

 

穆霓凰低头一瞧,只见画上那只白鹤正正好盯的是自己这个方向,而且,表情还有一些……说不上的猥琐。这样的隐喻再明显不过,她撅了噘嘴,不满道:“你故意的?”

 

“是故意的啊,凰儿风华绝代,连白鹤都为你倾心呢。”梅长苏放下了笔,转而执起了她的手,她掌心的温度滚烫,被他牢牢固住,佳人低头时嫣然一笑,梨涡浅浅绽开,让他心中一动。

 

“兄长又取笑霓凰了。”

 

她这样说着,另一只手已不知不觉攀上了他的臂,仰头冲他眨了眨眼。

 

“哦?我终于降辈了?”梅长苏语气揶揄,让霓凰促狭得厉害,只嗔道:“怪我么?是你自己没有说清楚,再说了,你现在就是比我年长一轮有余,有错么?”

 

“没错没错,是比你年长不少,不过和以前比,这样也没啥,不过就是早上得给你梳头,上午得给你上课,下午得给你检查作业,晚上……晚上……”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咬着她的耳朵道:“霓凰,我们是不是,好久都没……”

 

霓凰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反射性摇了摇头,道:“这样不好。”

 

梅长苏有些失落,但也只能顺应她道:“你说得对,是我自私了。你……毕竟……毕竟还小,我记得当年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连拉你的手都不敢,如今这跨度,确实是有些大了。”

 

他放开了她的手,想了想又道:“今日早些歇息,明天可以休一天假,让飞流陪你练练功夫,这孩子最近被蔺晨折腾得厉害,老是耷拉着脸,你也多哄哄他。可只有一条,不许再跟着蔺晨出去鬼混!那家伙做事没个数,小心被他带坏了。”

 

“是么?可为什么我觉得,蔺晨大哥比林殊哥哥你小时候靠谱多了呢?”

 

梅长苏刚刚喝进去的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诧异道:“他比我靠谱?你是不是真的被他给洗脑了?我要是真的那么不靠谱,为什么你从小到大,哪怕是现在都那么喜欢跟着我呢?”

 

“所以说,我身上的坏毛病不是跟你学的就是被你惯的啊。”小霓凰眨眨眼睛,说的理所当然:“那个时候,你林殊要是一天不挨罚,就绝对是太阳连从西边出都没出来,说起来,林伯伯当时罚你用的那些法子,除了挨军棍之外你其他一个不落都用在了我的身上,实在是太过分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明天的《战国策》我不抄了!你以后都别想再让我抄书!”

 

小姑娘越说越激动,小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梅长苏盯着瞧了一会儿,幽幽问道:“你不满意?”

 

“不满意!相当不满意!”

 

“那好吧……”他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顺道一把搂过她的腰,低低道:“那我们现在换种方法。”

 

穆霓凰再一次猝不及防被他吻住,双唇被噬咬吮吸,随即便有长舌探入,他扣紧了她的后脑,让她严丝合缝地贴在了自己怀中,深吻中有津液纠缠的声音不时传来,听得她面红耳赤,手臂却已不自觉搂紧了他的脖子,舌头也已颇有技巧性地开始主动回应。

 

良晌,他才终于放开了她,霓凰的耳垂红得几乎透明,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梅长苏看着她的样子,几乎控制不住亟亟欲念,但还是忍了又忍,哑声道:“对……对不住,刚刚有些冲动,你还是赶紧去……”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只因霓凰顷刻间便又扑了上来,把书案都带着偏了几寸,笔筒掉到了地上,叮咚哐啷一阵响动。

 

她报复性地咬着他的唇角和下巴,而后又转移到了脖颈,毕竟早已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煽风点火这种小事,做起来还是颇为得心应手的。

 

梅长苏闷哼了一声,体温一点一点向上攀升,双臂搂住了她的背,嘶哑着喉咙问她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真的决定了?”

 

他的前领已经被她扒开,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圈,娇声道:“林殊哥哥,霓凰是真的愿意和你在一起的。”

 

滴滴滴滴滴滴


FIN.


霓凰:(坏笑)我听冬姐说,林殊哥哥你仰慕我,这是真的么?


我真的很努力了,热度使我振奋,评论使我欣喜,没人看使我弃坑。


我要是在这里弃了你们会不会通缉我(想太多


评论(45)
热度(134)

© 汐· 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