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两心之不移,虽万里而如贯。又何必共衾帱以展欢,当河梁而长叹。

【琅琊榜现代AU】棠棣浮沉录之520特典

看了朗读者,再次被歌歌胡的盛世美颜和无双的谈吐气度惊艳到。

 

他朗读的《哈姆雷特》被我反复看了五遍,真真切切地有梅长苏上身的感觉。

 

“送给所有在迷雾中砥砺前行的人们。”

 

正好520,心情一激动码了一篇现代版梅长苏特典。(当然还是苏凰

 

你问我为什么码肉(并不),不是因为520啊其实。

 

而是因为今天被胡歌俘获了少女心啊!!!

 

不要问我案件的事情其实我也还没构思好。我就是史上最不负责作者本人了(求轻拍)

 

 

 

 

 

 

苏哲回到家中时,见到穆霓凰正在飘窗的榻榻米上做瑜伽,初夏的阳光温柔明亮,透过玻璃将女子曼妙的身姿全数勾勒在了奶油色的窗纱上。她平日虽是练得硬功夫,但身体仍是柔软灵活,熟稔的瑜伽动作在悠扬的梵乐声中优雅展开。隔着窗纱,苏哲欣赏着她的剪影,视线慢慢悠悠从她的天鹅颈至修长美腿一一转过,脚步也不自觉地朝她慢慢移近。

 

随着最后一个动作的结束,音乐声也渐渐平息。帘后躺卧整息的穆霓凰却并没有出来的意思,而是屈起双膝,双手抱头,继续做起了仰卧起坐。

 

一向耐性极好的苏哲面对她此番明显的疏离却是有一些坐不住,他撩开了帘子,眼神直勾勾盯着她。女子的动作却并没有因此受到干扰,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起身的速度却有了明显的加快。

 

苏哲盯着她看了十秒,微微一叹算是妥协,于是矮身往窗台上一坐,双手扶住了穆霓凰的脚腕,好让她起的不是那么费力。

 

穆霓凰倒是也没有反抗,二人就这样一静一动默了好一阵子,直到霓凰的后背已湿透,可仍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苏哲终于再也忍不住,他松开手,小心翼翼地劝道:

 

“二百四十八个,霓凰,够了。”

 

霓凰恍若未闻,额上的汗滴顺着脸颊流下,划过完美颈线停在锁骨的位置,衬出几分迷人的性感。

 

“霓凰,我让你停下,听话。”

 

霓凰这次干脆放平了双腿,动作幅度再次加大。

 

苏哲皱了眉头,这丫头的性子和从前一样,执拗地不像话。他知道劝阻无用,干脆倾身上前覆在她上方,双臂撑地将她困住,方使这小姑奶奶终于停歇了下来。

 

强烈的男子气息将她紧紧笼罩,穆霓凰微喘着气,与苏哲深幽似海而又隐隐泛光的眼神对视了两秒,终是别扭地转过头去,抿着双唇不言一语。

 

“还在生气?”充满磁性的男声温柔如水,带着几分宠溺,撩拨着她的耳膜:“生气就冲着我来,干嘛难为自己。”

 

“不过是日常功课而已,苏教授多虑了!”她气呼呼地说完,随即一把把苏哲推开,起身大步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大瓶西瓜汁。

 

瓶盖还未打开就被随后赶来的苏哲一把夺过,西瓜汁被他扔到一边,而后倒了杯温水加了些糖递给她,顺便递上了一方洁白的棉帕:“不要贪凉,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注意……赶紧先把汗擦了。”

 

穆霓凰接过他手中的东西,咕咚咕咚把杯中水一饮而尽,然后随便抹了一把汗,就把帕子甩到了一边。

 

苏哲摇了摇头,又拾起帕子为她细细擦拭着,却被穆霓凰不耐烦地躲开。

 

“穆霓凰,请你适可而止。”他脾气虽不似从前暴躁,却终究不是天生温和。这一句音量不大但是语气沉硬,让明烈如火的穆小姐也不禁心中一抖。

 

明明自己才是占理的一方,凭什么就此妥协。穆霓凰在心中为自己打了打气,也厉声喊了出来:“林殊,你不要得寸进尺!”

 

苏哲敛了目光,转身在高脚凳上坐下,抱臂整暇以待看着她,道:“冷战一向是我认为最愚蠢的吵架方式,你不妨跟我说说看,你到底是哪里过不去?”

 

穆霓凰也坐上了对侧的高脚凳,目光炯炯神情倨傲,气势上倒是一点也不输:“天泉山庄案的细节,你为什么要对我隐瞒?”

 

“你既已不是此案的辩护律师,按道理来讲,你并没有什么知道案件细节的必要。”

 

“可若不是因为你,卓家也不会在我这里撤了委托。”穆霓凰升了音调,目光如炬令人不忍逼视:“我倒不知,苏教授竟是如此大的本事。你既能在案件伊始便能推理出真相,又能一手引导事态的发展,别人在你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你可知道,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在事业上这样挑战过我!”

 

“我不是在挑战你,我只是在保护你。卓家谢家背后的牵扯太过复杂,卓鼎风也不过是想利用你,一不小心你就会万劫不复。你现在事业处在上升期,这种浑水趟的越少越好。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明白我的一番苦心。”苏哲苦口婆心地劝她,直言自己一心只是想让她安然无恙而已。苏哲的思维模式是别人参不透的复杂,可一涉及到穆霓凰的问题,就会变得异常简单,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境,她都要被他牢牢护在身后,不容有丝毫闪失。

 

站在一个男人的立场上,苏哲觉得自己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对。而这个解释却并没有达成和解的目的。穆霓凰眸中气忿的火焰慢慢化成了沮丧与失落,垂头的样子倒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你总是爱自己一人掌控一切,不给别人丝毫插手的余地。可你知道么,置身事外的感觉其实非常难受。我本该……本该有能力也有资格和你站在一起的……”

 

“结果你最终,还是不相信我……”

 

她心中有说不出的委屈伤心,鼻腔发酸几欲落泪,但还是忍了下来。抬头时仍是倔强目光,看在苏哲眼里,却有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情态。

 

“愔愔……”他唤了她一声,抬手就想去揽她的肩,她不动声色地躲过去,偏头时眸中已有泪光闪过。

 

“要不,我们来做个约定怎么样?”苏哲讨好地凑过身去,也不管霓凰怎么不情愿,强行搂过她的肩膀:“以后我做任何决定之前,都会和你商量,不会再让你后知后觉了,你看这样好不好?”

 

“那……如果商量的结果是,我不同意呢?”穆霓凰声音有些沙哑,但是态度已是明显好转。

 

“那我们就继续商量,直到你同意为止。”

 

“……?林殊!你这也太霸道了吧……”

 

“怎么就霸道了,我这不是在低声下气跟你道歉,求你同意么。”苏哲下巴蹭着她的头发,一手扶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渐渐往下,把她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

 

“同意什么,同意以后什么事都你说了算么。”穆霓凰撇撇嘴,头却不自觉靠在了他的肩上,细声道:“林殊哥哥,我只希望你能明白,你不是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

 

他们是知己,是恋人,亦是战友。

 

苏哲轻轻抚着她的头发,眉眼温柔,口中缓缓溢出一个“好”字。

 

和解达成,穆霓凰心中舒畅了不少,抬头在苏哲的唇边轻啄了一下,而后跳下凳子就要去洗澡换衣。

 

却发现苏哲一直在跟着她。

 

“我……我要去洗澡了。”

 

“嗯。”

 

“那你跟着我干什么?”

 

“洗澡。”

 

“那……那你等一会儿,我运动完出了好多汗你让我先洗。”

 

“可是我不想等。”苏哲嘴角边噙着一抹笑,上前从身后抱住了穆霓凰,附在她耳边道:“其实我从进门开始,就已经忍了太久了。”

 

“可……可是,哎呀你等一下……”穆霓凰还未说完,就被苏哲拥着一起进了浴室。水声响起,淹没了二人有些混乱的对话。

 

“要洗澡就好好洗,不许干坏事!”

 

“那你这就太难为我了……”

 

“大不了我们之后再……总之不老实你就出去!”

 

“好……听你的。”男人这样说着,手却还是忍不住地在她姣好的身材上游走起来。

 

正在洗头发的霓凰踩了他一脚,羞道:“都说了不要乱来。”

 

“我没有乱来,我只不过在给你上沐浴露。”

 

“谁要你帮忙了……啊……沐浴露不用上在那种地方啦……林”

 

她没说完的话全数被他的亲吻堵在了口中,她推着他的肩膀,然而空手道冠军在此刻却好似完全失去了力气,双手在不知不觉间竟是环住他的脖子搂住,喉间溢出几声难耐的呻吟。

 

淋浴花洒的温水冲刷着二人的身体,转眼间已是一丝泡沫也没有了。刚刚的仰卧起坐做的太过火,穆霓凰觉得腰有些发软,在预估到他的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忍不住嘤咛出声:“林殊哥哥,我累……”

 

林殊快速拖住她的腰,又转手关了花洒,言语间充满着旖旎的暧昧:“没事,我们到床上去。”

 

“可是我们还没有洗完……”

 

“反正过会儿还要再洗。”

 

“苏教授,你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她被他抱到床上,湿漉漉的头发打湿了枕套,有些微洁癖的苏哲此刻却是无暇顾及,他覆在她身上凑近她的脸,坏笑着说道:“我这个样子,也就只有你知道罢了。”

 

她双腿环上他的腰,双眸轻眯,白皙的肌肤上微微泛红,显然也已是情动。

 

那就放肆这么一回吧。

 

今天可是520啊。

 


评论(4)
热度(76)

© 汐· 若 | Powered by LOFTER